上上策 -> 新闻资讯 -> 财经新闻

2019年是经济能否转向中速高质量发展的关键!

发布时间:2018-12-24 10:16:25 阅读量:59

  

即将过去的2018年是不平凡的一年,而2019年已近在咫尺。

近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总结了2018年的成果,也为2019年定了基调。在12月22日,由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第一创业证券共同主办的“2018中国债券论坛”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先生,与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李扬先生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作了自己的解读。

刘世锦:未来GDP增速将维持在5%~6%之间

刘世锦先生分析了目前整个经济形势,他指出,对2010年以来到目前为止的整个经济形势的分析,简单的说就是“增长阶段的转换”,由10%左右的高速增长转向未来的中速增长。而在转换过程中,有三组结构性的变化值得注意。

第一组,是需求结构的变化,即三大需求以及一些重要的工业产品出现了历史需求峰值。首先,房地产,它的需求最大量大概在2012年左右就已经出现了,基建的历史需求峰值在最近一两年也出现了。还有出口,中国和日本、韩国这些国家相比,我国出口的最高点也已经过去了。因此和这些需求相关的一些重要的工业产品,比如煤炭、钢铁、铁矿石、建材等这些东西,需求最高点也已经相继出现了。历史需求峰值出现以后,整个需求的增速就是朝下走的。

第二组,供给结构的调整,就是去产能使供给结构和需求结构在新的均衡点上相适应。过去几年去产能解决的,其实就是当需求结构减速以后,供给结构要相应的减速,在一个新的平台上实现一个新的供求结构的平衡。应该说过去几年去产能还是取得了相当大的成绩,其中有政府推动的因素,但是我以为更重要的还是市场在起作用。标志性就是工业品出厂价格PPI在经历了54个月的负增长后,2016年9月份以后由负转正,而且最近两年大宗商品的价格涨势还是相当的凶猛,以致我们考虑是否出现了泡沫。去产能还有一个指标是工业企业利润,经历一年多的负增长以后,2016年下半年出现了正的增长,也就是说供给调整的底部触到了。

第三组,需求结构、供给结构调整后,金融结构的变化势在必行,也就是去杠杆。从国际经验来看,杠杆率变动是一个长周期变量,所谓稳杠杆、去杠杆需要十年左右的时间。所以,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了一个结构性去杠杆,首先是稳杠杆,然后再适当地去杠杆,使杠杆率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水平。

可以说,需求结构和供给结构大概在2016年的三季度以后基本调整到位,或者初步触底。这所谓的触底,确切的含义就是稳住了,不再明显的往下走了,而且这个稳住只是初步的,中速增长平台的重心还会有所下移。

2019年,基本的判断是两大需求房地产和基建增速还会有所回落,寻找新的长期均衡点。二是出口,现在中美贸易关系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到底谈得怎么样?即使达成某种协议,也应该注意到,前一段时间出口有些透支,另外全球经济总的来讲发展速度比去年低,这样对整个出口也会有些影响。明年最大的不确定性就是出口。虽然基建房地产应该是有所回落,但幅度应该不大。总体来讲,明年的总需求所带动的增长速度与今年相比应该会有一定程度的回落。

值得一提的是,要实现2020年全面进入小康社会“两个翻一番”的目标。因此2019年保持一个6.2%以上的经济增长速度还是有必要的。但是到2020年以后,整个中速增长平台的均值或平均增长速度大概在5%~6%之间,或者5%左右。这个平台如果形成以后,可以维持十年或者更长一段时期。


上一页:ofo戴威拿什么面对“每一分钱”汇成.. 下一页:稳健货币政策 释放更宽松预期..